全国政协“创新驱动发展”专题调研综述_万新网
全国政协“创新驱动发展”专题调研综述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41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41年前,党中央召开全国科学大会,迎来了“科学的春天”。

41年来,我国科技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实现多点突破、群体跃升,在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北斗导航、量子通信、深海探测等领域取得了一批在世界上叫得响、数得着的重大成果。高速铁路、超级计算、特高压输变电、高端装备等重点产业规模和技术实现量质齐升,新产业、新业态、新动能不断壮大,科技支撑引领能力显著增强,把我国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国际竞争力和综合国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教兴国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再到新时代的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我国走出了一条从人才强、科技强到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的创新发展路径。

然而,面对新时代新任务新要求,我国科技创新在能力建设、资源配置、体制政策等方面还存在不适应和不匹配的情况。基础研究依然是短板,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经济和科技的两张皮现象仍然存在。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科技创新是核心,抓住了科技创新就抓住了牵动我国发展全局的牛鼻子。5月14日,全国政协以“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召开专题协商会,对此,全国政协领导高度重视,万钢副主席在全国两会期间,安排科协界、科技界委员就此开展界别协商。4月初,又率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创新驱动发展”专题调研组赴吉林开展调研,旨在摸清当前东北在创新驱动发展中存在的困难、薄弱环节和亟待解决的重点难点问题,为新时代东北全方位振兴、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言献策。

创什么样的“新”?

创新,我们谈了很多年。

但在全国政协委员、战略支援部队战场环境保障所一室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元喜看来,说说创新驱动不难,真正潜心投入原创、真正能够“驱动发展”很难;用几个新的创新名词不难,要把这些新名词落到实处,落到产业链、落实到“核心竞争力”更难。

驱动发展最需要的“新”是什么?恐怕是我们首先要明确的问题。

“我想应该是新知识,只有新知识才能创造新的生产力。新知识的产生来源于科学研究,更准确地说,是来自于基础研究。而应用研究和产业化是把新知识更好地应用在社会发展中。这也是多年来,委员们对加强基础研究呼声不断的主要原因之一,要加强对基础研究的支持。”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科技部原副部长曹健林说。

不断呼吁的另外一重原因则是,当前,我国基础研究存在R●D占比不足、稳定支持不足、企业投入不足等资金来源问题,人才、项目等科技评价以及其后的资源分配也面临不少问题。

曹健林认为,出现这些问题,主要是作为发展中国家和追赶者,我们渴望走捷径,习惯于仿制、逆向工程,希望花尽可能少的代价、力量去“知其然”,舍不得花大力气去“知其所以然”。这种思维方式很难从源头上稳定支持基础研究。“无数事实告诉我们,这种思维方式在解决有无问题时很管用,但不大可能走到世界前列。”

调研组在吉林省的调研过程中,也越来越感受到,当前基础研究仍然是创新驱动发展的最大短板,创新能力不足是问题关键,创新政策不配套是现实困难。

“在科研链上,基础研究是创新的源头。科学发展没有捷径,必须从源头抓起,长期稳定地支持基础研究,以产出新知识提供发展的科学资本和储备。”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青海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光谦表示。

他建议中央和各级地方财政持续不断加大科技投入,进一步提高GDP中用于研发活动的经费比例,力争研发强度尽快达到2.5%以上。同时,应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力争全社会基础研究投入占G●D经费的比重尽快提高到10%以上,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

在稳定支持的基础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檀栋也提到了在基础研究中大力弘扬人文精神的重要性。“物质条件是基础研究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周光召先生曾总结道:‘上个世纪最重要的科学发现,都不是在物质条件最好的实验室产生的。在条件不够好的地方而能够产生重要的科学发现、技术发明,我想关键在于精神力量。’科学的本质就是创新,要勇于创新,执着追求,坚持不懈,将对科学的兴趣和好奇心转化为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调研组还特别强调了基础研究的实用性问题,认为基础研究具有实用性,基础研究要关注并提升实用性。

上一篇:明略科技入围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 下一篇:务川:再优不动产登记流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